fdyummy

码字而已

伟霆GG上场,第一个和小鹿拥抱,嘿嘿嘿!下场,和冲在最前面迎上来的嘉尔握了手,径直走向小鹿又一个拥抱。你俩才是一个队的吧!

霆鹿真的很双标了,到底谁是你们的队友啊!今晚就让我腻死在小鹿跳完后伟霆gg那个宠溺笑里!!!

霆哥看到怪兽第一秒反应就是去抓小鹿胳膊叫他看

【霆鹿/启邪】佛归(张大佛爷生贺篇)

张大佛爷X吴小佛爷 陈伟霆X鹿晗 魂归梗 

祝张大佛爷生日快乐!

(1)

吴邪有着一颗蠢蠢欲动的考古心,动了整整十八年。从小就听说,“考古界”有个厉害的前辈,仿佛与自家还有些亲戚关系。前辈姓张,九门中人都尊称一声佛爷。


佛爷,张大佛爷,应当是个大大威风的厉害老头,吴邪这样想。


他终归还是看到了佛爷,在家中那间对他禁足的密室。这日他架不住好奇心,用两壶红泥封的好酒,自三叔那处偷得了钥匙。


吴邪轻手轻脚摸进屋子,那尊他想象过无数次的雕像栩栩如生坐在安桌边,桌上摆在那身绿色军装袖口边的,是九门长沙会晤之时张大佛爷喝过的那个茶盏。


吴邪并不讶于那时的茶杯竟还能保持如此成色,他惊讶的是,原来传说中的张大佛爷并非凶神恶煞的老头子,而是个英挺俊美的青年男子,一双眉眼更是艳光曜人。


吴邪小心翼翼地靠近,凑上前。这雕像简直有些太过逼真,连男人下巴冒茬的胡青都能看得一清二楚。在男人的脸上,仿佛能看到当年的长沙,当年的九门,那些意气风发的少年人,豪气干云的众英雄,忠肝义胆的有志士,血战沙场的卫国兵……那瞬息变幻的风云,末路英雄的嘶吼……


怔怔盯了半晌,吴邪才想起总挂在脖子上的相机,手忙脚乱去捞相机带子。


好不容易寻得了最好的角度,能最恰当地用上屋外投进的一束光线,吴邪把相机对准了那雕刻精美的侧面……


相机中定格的画面却突然动了,吴邪吓了一跳,猛地抬眼,那人的脸竟冲着他转了过来,一双眼也活了,里头透出几分威严却又温柔的光亮来。


那人的声音也如冬日清晨的第一缕阳光,威严中透着温柔:小伢儿,看够了没?



(2)

张启山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坐到这间屋子里的。


他的记忆还停留在那个炮声震天的午后。日寇强攻长沙城,他已做好了最坏的打算。炸药落下时,轰隆几声巨响,赤血黄沙迷了他的眼……


再睁开眼,便到了这里。好端端地坐在这里,浑身上下没有一丝伤痕,也不沾半点血迹,手边还有一盏茶。


他环顾四周,刚要起身,便听到门外有动静。随即屋子打开走进来一个人,他已无处可躲,索性坐定,等着对方出招。来人却似做贼,脚步暴露了心虚,蹑手蹑脚靠近,掀起帘子进到内室。看见他,不见惊慌,倒发出一叹。


这雕像做得也太好了吧!


雕像?这是把他当作了雕像?张启山暗道好笑,索性顺水推舟,一动不动坐着,用余光看去,那身材约莫是个清瘦的少年人。


少年伸出一只手,摸向他的衣领,一路摸到到肩章,衣袖拂过带来一阵清幽的桂香,混杂着菊花和木叶,书卷里的墨香,和些微奇怪的像是特殊金属与机油混合的味道。


至少让张启山确定,这里的气候是秋天。


少年从侧边走到了张启山的前面,盯着他的脸上下左右地瞧,瞪大了一双漆黑水亮的眸子,活像两颗新剥的龙眼,眼里头几分探究几分好奇,几分惊愕几分天真,饶是身经百战的张启山,也叫他看得有些不好意思起来。


因此当那少年举起相机对上自己的脸,张启山便忍不住开腔了。


小伢儿,看够了没?


然后他瞧着少年像头受精的小鹿一样猛地弹起,跳开,眼睛瞪得更大:你…你是什么人?


在下张启山。


张启山!?

吴邪就觉得不对,张大佛爷怎么会这么年轻?定是偷溜进来的贼,还敢冒充张启山!

你骗小孩呢!吴邪当下把手一甩:你到底是什么人?居然敢到我家来偷东西!快把张大佛爷的衣服脱下来!这是你能穿的吗?赶紧的!别把我惹急了!小爷可是这杭州城里最凶的!


张启山忍俊不禁,听他话里话外对自己的敬意,大抵猜出这该是九门后人。瞧着眼前这小娃娃气急败坏张牙舞爪的模样,只觉甚是可爱,便存了心逗他:是么?正巧,我就喜欢大凶。




(3)

吴邪虎着一张脸,听完这个荒谬怪诞的故事,还是不大相信,这世上难道真有魂魄不死,游于时空,附归遗物,生出肉身的奇迹?


可眼前的人语气平和诚恳,那些细节更不是随口就能编出来的。说起九门往事,更是桩桩件件分毫不差,实在不像假的。


吴邪只能说服自己去相信:张启山,张大佛爷,真的回来了。


骤然穿越到几十年后,张启山心中有太多的疑虑,亦有太多的问题。最基本的,现处哪朝哪代,何年何月,吴邪都一一答了。


可是,张启山依然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,心中还挂念着自己正浴血奋战的将士与朋友,和远方的妻子。他屈指抵住太阳穴,眉间愁云未散。


吴邪没有经历过那样战火纷飞的年代,想安抚几句也不知从何说起。


你…饿吗?要不我给你弄点东西吃?


张启山抬眉,眼神凝注吴邪片刻:有面吗?


额……吴邪挠挠头。


他自己不会做饭,也不敢唤人去做,谁叫他才把厨房送来的点心遣回去,现下更不可能跟人解释清楚这个凭空出现在几十年后的张大佛爷。


为今之计,只能去厨房偷点吃的,遂把午饭的那些菜报了一遍,可每报一个菜名,张启山都摇摇头。


我想吃面。

今天是我的生日。

张启山说。


#黑帮AU# R—马天宇 擅药工毒 生化奇才

擅用药,工于毒,精通生物学与化学。
不杀人,却拥有能够让人在这世上彻底消失的能力。
R在这个团队的重要性不言而喻。
杀人现场,他负责处理。
M、C等人所需的工具与药品,由他提供。
七人组的日常采买物品添置,由他完成。
另外,他还担任着少主的理化老师,和生活老师。
少主挑食的毛病,他治好的。
彼时,其他人都饱受弹弓青豆弹脸之苦,他放下行李,戴上围裙,撸起袖子,一盘相思豆泥玫瑰糕,一道芸豆鸡胗彩椒烩,被少主风卷残云光了盘。
从此,少主只吃他做的豆子,也只吃他做的棒棒糖。
没有难吃的食物,只有不会烹饪的厨师。
没有制不成的药,只有不懂调配的医师。
他眼中的世界,两种东西最为美妙,药剂和食物。两个地方他待得最久,实验室和厨房。一处是他的事业,一处是他的理想。
他喜欢用新鲜熬制的糖浆勾勒梦幻的颜色与轮廓。
他喜欢吃棒棒糖,从小时候开始的。
他永远记得那个下午,在学校门口的小杂货店前,巴巴儿瞧着插在罐子里最便宜的糖果,摸遍缝了又缝的旧衣口袋,却掏不出一个硬币。
你想吃糖吗?给你。
他抬头,一根庞大的棒棒糖映入眼帘,几乎比他的脸还大,他捧着那绚丽如彩虹的糖板,看见了糖后面的那双笑眼。温暖如春风拂面。
他认得,高年级的学长,学校的风云人物,上周刚在校会上担任升旗手。成绩优异,名字时常出现在荣誉榜上。画得一手好画,还会拉小提琴,在新年典礼上表演过。
他用糖挡住大半张脸,目送对方坐进豪华的私家车,摇上车窗前冲他挥了挥手。
他永远不会忘记那张笑脸。
他万万没有想到,再见到这张脸的时候,是入帮的那天。可是那双眼睛里,已看不见一丝笑意。



#黑帮AU# W
W—陈伟霆
天字一号杀人武器
 
W是帮内的老成员了,入帮的年头仅次于军师K和嘴炮D。
头部成员的遴选他几乎都有参与商讨。
除了M是老大直接领进来之外,是他提议寻找R这种类型的人才,是他保举的C,是他推荐并说服几个长老越级提拔了Z。
可以说,他一手构建起了这支各司所长无坚不摧的年轻团队。
少主L从小跟着他学枪法,他本就是一等一的神枪手。
Z跟只小斗鸡似的,有事没事就来撩撩他,上回还暗戳戳想灌他喝醉,把他杯子里的白开水偷换成了白酒,这种小伎俩,他当然一眼识破。熊孩子挺可爱,他不计较。
R,忙得很,不大鸟他,事实上,R谁也不大鸟,成天不是窝在实验室捣鼓烧瓶试管,就是泡在厨房蒸炸煮炖。
M跟他配合得很好,所谓杀神组合,即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。M喜欢养鸟,养鹰,自己就像是只从金丝笼里逃脱出来的小鹰,本不该是做这些事的人,他不止一次看到M行刑到一半自己跑出去吐,吐完再回来,眸子里的厉色便更深。
当然,近两年已不曾吐过了。
M说自己绝不做无用之人。就像C。
就像C,C……
 
他不知道自己是救赎了C,还是把他拉入了更深的地狱。
那个夏夜,空气闷热而潮湿,每一个水分子都布满了血腥气。他在小烟酒店遇到C,好像看见了一头孤胆喋血的小狼崽,已饿得皮包骨头,在草原上独自苦苦觅食,用还甚不锋利的爪牙,死命地咬住身躯庞大数倍的水牛,一次次被甩开,却不曾松开牛的喉管。
 
收拾尸体时,他看见了柜台底下藏着的那根棍子。
C说,从今以后跟着他,不怕死。
C说,自己再没有家了。
 
他把C带回了家。
其实那不算家,一个房子罢了。
他告诉C,要么好好读书考上大学,要么就从这间屋子滚出去。
C就把自己锁进屋子,画画,不停地画画。然后,考进了那个一流的美术学院。
 
四年后,C回来了,用雕了四年木头的黄铜刻刀,割开了手腕的动脉。
C告诉他,要么让自己跟他做事, 要么就看着他死。
 
你凭的什么?他说,没本事的人,没资格同我做事。
没本事的人,拿什么保护自己在意的人。
如果不是同母亲卖桔子时被收保护费的小混混打得爬不起来,他也不会走上这条路。
 
我会叫你看见我的本事。
——C入会前,还是做成了一些事的,否则也不会通过考核。入会后看见M,反正不必要时也无需用到他,他便专心自己的创作去了。
你这算什么本事,他说过C。
还是脱不了的富家子弟习气。优越的生活,不曾置身于真正的窘迫境地,不曾体会抢夺一分半秒的重要,连愁都是感性的,刑逼,虐杀,一股子融进骨血的悠闲。
你们这种本事,遇上真正经历过死亡的人,半点用处都没有。
没错,你们,他说的是C和M。
他有资格这么说话。
他就是这样的人。
 
底下的小弟们很多把他奉为战神,当作偶像或是标的物,崇拜和奋斗的目标。
总之,他是绝对完美的,绝不会败的。
其实不是。
他并不是个完美的人。他甚至不是个完整的人。他少了一条手臂。
他败过。败得很惨。差一点丢了命。
 
他曾在香港那片地皮,真正地叱咤风云过,从小马仔做起,一路向上坐上了白纸扇的位子,他砍人,然后,被砍。
那天晚上,他被砍了三十七刀。仆倒在血泊中,背上没有一片好肉。
一条左臂被齐肩砍断,仅留一点皮肉相连。
他想他是真的要死了。
没有。
胡老大救了他,把他送去德国治伤,另花费天价给他安了一条机械手臂,这是那个业内顶尖的医学研究所开发试验的新型技术,特殊金属打造,覆以高仿人体皮肤,外表看来与真臂无丝毫差异,连指尖都灵活自如,甚至,活动起来更快捷精准。
大家都知道,他的枪法极好,且擅用短兵刃,比如匕首。正所谓,一寸长一寸强,一寸短一寸险。但鲜少有人知道,他的左手刀,要比右手快上一倍。
 
A城连环杀人案专案小组的张若昀法医已经查出,杀人的是个左撇子,而每一个死者的致命伤,都在右胸,一处极短极小细微得几乎看不见的伤口。
凶手用一片极薄极利的刀片,以人类的肌肉力量几乎不可能促成的极快速度插入受害者的右肺,血液迅速充满肺叶,极短的时间内,受害者极速缺氧,窒息而亡。
这,便是W的绝杀。


新浪微博@剪刀手鱼画龙

#黑帮AU# Z—郑业成 忠胆热血暴力打手

Z进入帮会的时间最短,也是最年轻的头部成员。
因在鱼尾中表现异常出色,破格升入鱼面。
身怀两大绝技:空翻。旋风腿。
帮派火拼时,作为前锋,总是冲在第一线。
Z擅打,却不擅杀。
他用腿,一脚能踢断敌人一排肋骨。
他用拳头,他的拳头足够硬。
他用棍,长棍,软棍,双截棍,都耍得极好。
但他不太用枪,不是不会,是总觉得子弹横飞血肉开花的场面有些太过残忍,他还是太年轻,太嫩。
好在他的腿脚、拳头、棍子,比绝大多数人的枪都管用得多。
况且老大还送给他一整套特殊的防弹装备。
连膝盖和肚脐都能保护得很好。
他打起来就更凶,更猛,更煞人。

他现在的目标是做天字一号打手,至少和W这个天字一号杀手齐平。
虽然他很不爽W老是在他听京戏的时候放backstreet boys的歌,但他还是挺佩服W杀人时的果敢和速度,还有那种战无不胜的底气和信念。
曾经他们接到一个极为凶险的任务。出动前夜,擅风水的五老长算了一卦,卦象显示大凶。
一时间弟兄们都有些心惶,意志游移是战前大忌,接连有人打起了退堂鼓。
我就是喜欢大凶。——W一锤定音。
那次,W用了一种不常见的打法。他使一柄匕首,割喉。只割喉。一刀,一个人,一道血箭。不愧是曾经从旺角一路砍到油麻地的男人。
飙飞的鲜血激起了弟兄们的士气,每个人都受到了极大的鼓舞。那一场,他们胜得很是漂亮。
大凶成了大吉。
Z觉得自己要向W学习,W喜欢大的,他也要喜欢大的。
于是,他要求大家不要再叫他小橙子,要叫大成。恩,大的。

据Z自述,他是个孤儿,襁褓被遗弃在上海一家剧院的后门口。
剧院看守发现了他。看守老婆身体不大好,生不了孩子,夫妻俩一合计,就把他给收养下来。
他从小泡在京剧剧团长大,成天跟着一班武生,练得了一身过硬的毯子功。
他有着极为丰富的打架经验。称霸剧院方圆十里的弄堂。因为小时候总被其他小孩嘲笑是没爹没妈的野孩子,他吵不过那么多张嘴,就只能用拳头说话。
架打多了,拳头硬了,腰板直了,名气也大了。那片有个小帮派想收纳他,他不愿意去,他们就隔三差五支使几个小混混到他家闹事。
两个老人哪里受得住,他想了又想,还是应下了,但是有个条件,他要钱,要足够爹妈能养老的钱。
小帮派的老大还挺大方,估计也是真缺好的打手,下本了。
他拿了钱,给了爹妈,断了关系,进了帮会,就被派去教训他们帮的对头帮派。
他三拳两脚,让对方最牛逼的打手断了五根肋骨。
一年之后,他把老大按在台球桌上,让老大把位子让给他坐,否则就要把整桌台球塞人嘴里让人吞下去。
后来,他带着帮派吞并周边的小帮,不断扩大势力,直到并入“鱼”,成为鱼尾堂的重要一门。

Z虽然很能打还做过小黑老大,但表面看起来就像个阳光活泼的大学生,平时喜欢穿oversize的卫衣,喜欢听林俊杰的歌,喜欢cosplay比如扮个蘑菇啥的,还喜欢倒腾自己头发,不过手艺不是很好。
有一次他早上花了半个小时精心抓出来的刘海,M却问是不是被狗啃的。看着他抓头发的W,别过脸戴上了墨镜,却露出了一口白牙。他好气哦,可还是要保持围笑。

Z嗜甜,是L少主的“糖友”。
不过他不吃棒棒糖,他喜欢水果硬糖。所以他才能做少主的糖友啊,跟少主抢糖吃的生物,不是死了就是还没出生。
他们喜欢挑月黑风高的夜晚,坐在高楼大厦的天台,俯瞰整座城市的霓虹,背靠着背,肩并着肩,一起嗑……糖。
恩。
他和少主年龄差得最小,可能聊了。谈人生谈理想,从王后雄谈到拿破仑。他的梦想是做一个京剧大武生,登上大剧院的舞台表演。少主的梦想是统一内地的黑帮之后就地解散,然后创立一个糖果业集团。
他教少主练好腿脚功夫,少主告诉他其余人的小秘密。
比如,看上去高冷完美的杀人武器W其实也有弱点,酒。
W惟一一次失态,就是很多年前在少主他们家吃年夜饭,喝了一小杯啤酒,然后钻到桌子底下,狂笑了整整一个小时。
很好,Z想,以后一定要找机会让W再出一次糗。
他倒不是讨厌W,纯粹想杀杀他的傲气。他想让C给他画张画,磨了好几个月都不成,可他明明看见C画了好多张W。他问C,C还不承认。哼。

Z也有个忌讳,他最讨厌别人说他皮肤黑。
可他真的很黑啊。每次合照,他都比别人黑两个度。尤其站在M和R旁边,简直了。
有一次,他们抓到的一个人曾经干过几年摄影,他就要人给他拍一套写真,不许把他拍黑了。
摄影师抖着腿架好灯光,抖着手调好相机,给他拍了几十张,边擦汗边给他精修。
完事把成片拿给他看,他看了半天,抡起一拳,给摄影师开了瓢。
打得人哭爹喊娘。围观吃瓜的M、L、D也都很费解,问他为什么。
他回:
这人把我修得太白了!

#黑帮AU# C—陈晓 文艺偏执虐杀狂

C会杀人,懂得杀人,享受杀人。
看着濒死的生物痛苦却无助地挣扎,他会莫名地兴奋,且激动起来。
发现自己骨子里流淌的这种特殊欲望,是十三岁那年,一个闷热的夏夜。
他又一次被父亲毒打了一顿,关进那个密不透风的漆黑屋子。原因是他又逃去偷听音乐学院的小提琴课。
彼时,他已荒废了两年的美术和小提琴。
他的家从别墅区搬到贫民窟也已有两年。
父亲酗酒,还染上了赌瘾,输了钱,或是喝醉了,对着母亲和他便是一顿拳打脚踢。
他抱着被扯断了弦的小提琴窝在角落,连哭都不敢大声。
屋子里的老鼠开始不安分,有一只甚至窜上了他的腿。
他害怕极了。
他和老鼠搏斗了大半个小时。衣服几乎被汗湿透。
最后,他已不记得到底是什么时候怎么杀死那只老鼠的。
只是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机械的动作——将小提琴高举过头顶,然后重重砸下,砸在早已成了一团血肉的死老鼠身上。
一下,两下……
他从未觉得自己这般有力,这般强大。
他再也不害怕老鼠了。
第二只窜过来的,被他果断踩住了尾巴,按在地上,慢条斯理地用断了的琴弦缠住脖子,然后,两手一拉,收紧。
老鼠吱吱尖叫着,扭动身体死命挣扎,喉咙断了一半,血泡不断从弦勒处冒出。
他一眨不眨地盯着,直到那只畜生再也动弹不了。
往后的每一天,他都想用琴弦勒断父亲的脖子。

理想在四年后的一天得以实现。
那天,一个男人来到家里开的小烟酒店兑零钱。父亲起了贪心,调换了男人给的整百,说是假钱。
男人没有说话,从柜台拿了包烟,点了一支放进嘴里。夹着烟的食指上纹着一个W。
父亲存心找事,拍着桌子大声叫嚣起来,手往下摸住了柜台下的棍子。
他也不知哪来的勇气,只觉全身的血都涌上了头顶,冲上去抄起一酒瓶敲在了父亲头上。
鲜血从父亲的头顶流下,他恍惚看见了那只脖子冒血的老鼠。
父亲暴怒,一脚踹翻了他,扑上来掐住他的脖子。他反手把琴弦绕上了父亲的脖子,用力扯紧。
他使尽了浑身的蛮力,把呼吸困难的父亲按在桌角,不论父亲怎么挣扎,都不曾松手,直到琴弦陷进了父亲粗肥的脖子,剌开了皮肉,被冒出的鲜血浸透……
父亲翻着白眼倒在地上,脸憋成酱紫,如同一只死猪。
男人吐出一口烟圈,看不清从哪里掏出一把漆黑的手枪,用他看不清的速度,一枪打在了父亲的太阳穴。
父亲死得彻底。

这是他杀的第一个人。
之后,他跟着W,和其他弟兄们一起,杀了数不清的人。
可是,他不会快速地杀人,有效地杀人,动用最少的资源在最短的时间内杀人。
所以他成不了杀人武器,更做不到天字一号。
如果说W是一柄见血封喉的利刃,那么C就是一把剌皮磨骨的钝锯。
他喜欢慢慢地把人折磨至死,慢慢地在死人的皮骨上雕刻。他学过十二年的画,六年的雕塑。

起初他雕英文字母,用各种优美绚丽的艺术花体。
他曾虐杀过一对刚交换过信物的爱侣。
他让他们玩一个游戏:轮流说出对方让自己忍受不了的缺点,谁的回答压过了对方,就可以往前走一步,谁先走到他面前,谁就可以不用死。
他看着两个曾山盟海誓的恋人,撕破脸皮,互相指责,面目狰狞地破口大骂。他欣赏着鲜血淋漓的人性,丑恶何尝不是一种另类的艺术表现形式?
他开了枪。
领先一步的女孩却在他扣动扳机的那一刻挡在了男孩面前,胸前开出鲜红的玫瑰,她倒下时,笑着对他说:是你输了。
他愕然。
男孩疯了似的冲上来,抓住他的手,他下意识开枪,男孩带着满意的微笑倒在了女孩的身边……
后来,他在这对情侣的心口刻下了一对英文字母。一个是C,一个是W。

再后来,他不雕字母了,改雕花。
线条妖娆繁复的玫瑰花。
他雕得极细致,极耐心,成品也越来越精致。
W却只是冷冷地看了一眼,薄削的嘴唇动了动,吐出四个字:浪费时间。
他看着W用手抬了抬墨镜,手背上那朵玫瑰的刺青,妖艳而冶丽,衬着W冷峻却艳光四射的脸,刺痛了他的眼。
他攥紧了手里的小刀,将刚雕好的玫瑰扎了个稀烂。

这之后,他再也不雕花了。
他画画。
他像猫捉老鼠一般尽情虐玩着濒死的猎物,画下他们一生中最充盈最饱满最真实最生动的精神状态。
恐惧,颤栗,苦苦哀求,大声恸哭,跪地磕头求饶,吓得屎尿横流……
他房间里满是各人各样的画像。贴在墙上,扔在地上。人都说他变态。
可没人知道,他画得最多,画得最好的,并不是这些死人。
是W。

#黑帮AU# L—吴磊 纯邪一体黑帮少主

自小受训,学驭马,会架鹰。
最喜欢的却是弹弓,幼时就能以木弓弹起碎石,百米之外射中飞鹰之眼。
十年前,南北两派徐家汇火拼一役,7岁的L以一副精钢打制的弓丸,一刻钟内重创北派三大重要成员。
一石正中眉心,一石射瞎单眼,一石击破喉骨,自此得了个混号“三石”。

三石之所以爱玩弹弓,是因为他讨厌吃豆子。所有豆类的食物,他都讨厌。
可小时候却总被逼着吃。
你看,即便是黑帮少主,也不能挑食,多蛋疼啊。
于是,他叼着最爱的棒棒糖举着小弹弓,谁敢端豆子给他吃,他就把豆子弹到谁脸上。
日复一日,他的弹弓功夫越来越好。
社团尾牙年会上,老爹非常欣慰且自豪地要他展示给众叔伯。
你看,黑老大的小孩,老百姓的小孩,总统家的小孩,新年时都会被逼着表演节目,太蛋疼了。
于是,他叼着最爱的棒棒糖举着小弹弓,射瞎了七叔家那只蠢藏獒的一只眼。
七叔没有生气,表示早就不想要这只笨狗了。
老爹也没有生气,把自己养的松狮送给七叔,另外还奖了他一副上好的精弓。

这些年来,他就是用这副弓,打瞎了数不清多少人的眼睛。
他已有了足够的练习,和万无一失的精准度。
时候到了。
已经死了六个。这六个,他只打右眼,把左脸完好地留给其他人。
他也只需要打右眼。这是他的标记,也是他的命令。被他标记过的人,不会死在他手里,但绝逃不出鱼面七人之手。

A城连环杀人案的死者,生前都有着相同的经历。他们步履匆匆走在路上,不曾注意脚下,直到踩碎了一根不知谁丢的棒棒糖,发出如同骨节碎裂般的咔嚓声。
然后,他们看见一个俊挺朗健的少年。
少年笑着挑起唇角,笑弯了一双晶亮的星眸,如新月般皎洁无瑕,如天使般纯净无辜。
少年说:叔叔,你踩到我的糖了。
他们还没来得及说话,眼前就蒙上了一片血雾。他们捂着眼睛倒在地上,恍惚中,天使变成了恶魔。
恶魔笑着弯下腰,拾起地上的糖:你太不小心了。这是我最喜欢的人做的啊……

因为一直玩弹弓,三石的眼神很好,腕力和指力也很好,但是下盘功夫不行。
不过他及时发现了自己的这一缺陷,他发了狠劲练,跟着腿脚功夫最好的Z练。
现在,他已能轻松穿梭于城市的钢筋水泥之间,如幽灵一般。
现在,他也不那么抗拒豆子了,但他只吃一个人做的豆子,R。
但是打弹弓的时候,他还是必得吃糖,棒棒糖。而且,外头买回来的,他不吃,他只吃一个人熬的糖,R。

黑帮AU【鱼】L-吴磊 个人篇


L—吴磊
纯邪一体 黑帮少主

自小受训,学驭马,会架鹰。
最喜欢的却是弹弓,幼时就能以木弓弹起碎石,百米之外射中飞鹰之眼。
十年前,南北两派徐家汇火拼一役,7岁的L以一副精钢打制的弓丸,一刻钟内重创北派三大重要成员。
一石正中眉心,一石射瞎单眼,一石击破喉骨,自此得了个混号“三石”。

三石之所以爱玩弹弓,是因为他讨厌吃豆子。所有豆类的食物,他都讨厌。
可小时候却总被逼着吃。
你看,即便是黑帮少主,也不能挑食,多蛋疼啊。
于是,他叼着最爱的棒棒糖举着小弹弓,谁敢端豆子给他吃,他就把豆子弹到谁脸上。
日复一日,他的弹弓功夫越来越好。
社团尾牙年会上,老爹非常欣慰且自豪地要他展示给众叔伯。
你看,黑老大的小孩,老百姓的小孩,总统家的小孩,新年时都会被逼着表演节目,太蛋疼了。
于是,他叼着最爱的棒棒糖举着小弹弓,射瞎了七叔家那只蠢藏獒的一只眼。
七叔没有生气,表示早就不想要这只笨狗了。
老爹也没有生气,把自己养的松狮送给七叔,另外还奖了他一副上好的精弓。

这些年来,他就是用这副弓,打瞎了数不清多少人的眼睛。
他已有了足够的练习,和万无一失的精准。时候到了。
已经死了六个。这六个,他只打右眼,把左脸完好地留给其他人。
他也只需要打右眼。这是他的标记,也是他的命令。被他标记过的人,不会死在他手里,但绝逃不出鱼面七人之手。

A城连环杀人案的死者,生前都有着相同的经历。他们步履匆匆走在路上,不曾注意脚下,直到踩碎了一根不知谁丢的棒棒糖,发出如同骨节碎裂般的咔嚓声。
然后,他们看见一个俊挺朗健的少年。
少年笑着挑起唇角,笑弯了一双晶亮的星眸,如新月般皎洁无瑕,如天使般纯净无辜。
少年说:叔叔,你踩到我的糖了。
他们还没来得及说话,眼前就蒙上了一片血雾。他们捂着眼睛倒在地上,恍惚中,天使变成了恶魔。
恶魔笑着弯下腰,拾起地上的糖:你太不小心了。这是我最喜欢的人做的啊……

因为一直玩弹弓,三石的眼神很好,腕力和指力也很好,但是下盘功夫不行。
不过他及时发现了自己的这一缺陷,他发了狠劲练,跟着腿脚功夫最好的Z练。
现在,他已能轻松穿梭于城市的钢筋水泥之间,如幽灵一般。
现在,他也不那么抗拒豆子了,但他只吃一个人做的豆子,R。
但是打弹弓的时候,他还是必得吃糖,棒棒糖。而且,外头买回来的,他不吃,他只吃一个人熬的糖,R。


新浪微博@剪刀手鱼画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