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dyummy

码字而已

【霆鹿/启邪】佛归(张大佛爷生贺篇)

张大佛爷X吴小佛爷 陈伟霆X鹿晗 魂归梗 

祝张大佛爷生日快乐!

(1)

吴邪有着一颗蠢蠢欲动的考古心,动了整整十八年。从小就听说,“考古界”有个厉害的前辈,仿佛与自家还有些亲戚关系。前辈姓张,九门中人都尊称一声佛爷。


佛爷,张大佛爷,应当是个大大威风的厉害老头,吴邪这样想。


他终归还是看到了佛爷,在家中那间对他禁足的密室。这日他架不住好奇心,用两壶红泥封的好酒,自三叔那处偷得了钥匙。


吴邪轻手轻脚摸进屋子,那尊他想象过无数次的雕像栩栩如生坐在安桌边,桌上摆在那身绿色军装袖口边的,是九门长沙会晤之时张大佛爷喝过的那个茶盏。


吴邪并不讶于那时的茶杯竟还能保持如此成色,他惊讶的是,原来传说中的张大佛爷并非凶神恶煞的老头子,而是个英挺俊美的青年男子,一双眉眼更是艳光曜人。


吴邪小心翼翼地靠近,凑上前。这雕像简直有些太过逼真,连男人下巴冒茬的胡青都能看得一清二楚。在男人的脸上,仿佛能看到当年的长沙,当年的九门,那些意气风发的少年人,豪气干云的众英雄,忠肝义胆的有志士,血战沙场的卫国兵……那瞬息变幻的风云,末路英雄的嘶吼……


怔怔盯了半晌,吴邪才想起总挂在脖子上的相机,手忙脚乱去捞相机带子。


好不容易寻得了最好的角度,能最恰当地用上屋外投进的一束光线,吴邪把相机对准了那雕刻精美的侧面……


相机中定格的画面却突然动了,吴邪吓了一跳,猛地抬眼,那人的脸竟冲着他转了过来,一双眼也活了,里头透出几分威严却又温柔的光亮来。


那人的声音也如冬日清晨的第一缕阳光,威严中透着温柔:小伢儿,看够了没?



(2)

张启山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坐到这间屋子里的。


他的记忆还停留在那个炮声震天的午后。日寇强攻长沙城,他已做好了最坏的打算。炸药落下时,轰隆几声巨响,赤血黄沙迷了他的眼……


再睁开眼,便到了这里。好端端地坐在这里,浑身上下没有一丝伤痕,也不沾半点血迹,手边还有一盏茶。


他环顾四周,刚要起身,便听到门外有动静。随即屋子打开走进来一个人,他已无处可躲,索性坐定,等着对方出招。来人却似做贼,脚步暴露了心虚,蹑手蹑脚靠近,掀起帘子进到内室。看见他,不见惊慌,倒发出一叹。


这雕像做得也太好了吧!


雕像?这是把他当作了雕像?张启山暗道好笑,索性顺水推舟,一动不动坐着,用余光看去,那身材约莫是个清瘦的少年人。


少年伸出一只手,摸向他的衣领,一路摸到到肩章,衣袖拂过带来一阵清幽的桂香,混杂着菊花和木叶,书卷里的墨香,和些微奇怪的像是特殊金属与机油混合的味道。


至少让张启山确定,这里的气候是秋天。


少年从侧边走到了张启山的前面,盯着他的脸上下左右地瞧,瞪大了一双漆黑水亮的眸子,活像两颗新剥的龙眼,眼里头几分探究几分好奇,几分惊愕几分天真,饶是身经百战的张启山,也叫他看得有些不好意思起来。


因此当那少年举起相机对上自己的脸,张启山便忍不住开腔了。


小伢儿,看够了没?


然后他瞧着少年像头受精的小鹿一样猛地弹起,跳开,眼睛瞪得更大:你…你是什么人?


在下张启山。


张启山!?

吴邪就觉得不对,张大佛爷怎么会这么年轻?定是偷溜进来的贼,还敢冒充张启山!

你骗小孩呢!吴邪当下把手一甩:你到底是什么人?居然敢到我家来偷东西!快把张大佛爷的衣服脱下来!这是你能穿的吗?赶紧的!别把我惹急了!小爷可是这杭州城里最凶的!


张启山忍俊不禁,听他话里话外对自己的敬意,大抵猜出这该是九门后人。瞧着眼前这小娃娃气急败坏张牙舞爪的模样,只觉甚是可爱,便存了心逗他:是么?正巧,我就喜欢大凶。




(3)

吴邪虎着一张脸,听完这个荒谬怪诞的故事,还是不大相信,这世上难道真有魂魄不死,游于时空,附归遗物,生出肉身的奇迹?


可眼前的人语气平和诚恳,那些细节更不是随口就能编出来的。说起九门往事,更是桩桩件件分毫不差,实在不像假的。


吴邪只能说服自己去相信:张启山,张大佛爷,真的回来了。


骤然穿越到几十年后,张启山心中有太多的疑虑,亦有太多的问题。最基本的,现处哪朝哪代,何年何月,吴邪都一一答了。


可是,张启山依然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,心中还挂念着自己正浴血奋战的将士与朋友,和远方的妻子。他屈指抵住太阳穴,眉间愁云未散。


吴邪没有经历过那样战火纷飞的年代,想安抚几句也不知从何说起。


你…饿吗?要不我给你弄点东西吃?


张启山抬眉,眼神凝注吴邪片刻:有面吗?


额……吴邪挠挠头。


他自己不会做饭,也不敢唤人去做,谁叫他才把厨房送来的点心遣回去,现下更不可能跟人解释清楚这个凭空出现在几十年后的张大佛爷。


为今之计,只能去厨房偷点吃的,遂把午饭的那些菜报了一遍,可每报一个菜名,张启山都摇摇头。


我想吃面。

今天是我的生日。

张启山说。


评论(9)

热度(9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