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dyummy

码字而已

【一图一故事】吴磊篇:石头1


少年已在这片竹林待了三天。

三天三夜,不眠不休。

只为了一件事。

他听说,竹子一旦开花,就将即刻枯死,而且会成片株连,方圆几百里的竹海都难逃一劫。

他在等,等待着灾难的降临。

或者说,他也想看看,自己是否真的是人们口中的天降灾星。

他等了三天,也已饿了三天。

记忆中浓香四溢的肉汤,都由他的母亲用她那双细白滑腻的手,从锅中舀起。他的母亲是个非常美丽的女人,有着一双蓝宝石一样的眼睛。这双眼睛来自他的外祖父,从一个叫大不列颠的地方远渡至东瀛的传教士。

也正是因为这双眼睛,她被这里的人视作怪物。而他,就是那个小怪物。

母亲听不懂那些人在叫喊些什么,那些人也听不懂母亲的话。

他听得懂。外祖父曾收留过一个从中原逃亡而来的侠士,教他汉文。

他不是怪物。他会剑。一剑,一个人头。

他的剑是一柄狭长无鞘的旧剑,上有一处缺口。这是他父亲留下的剑。他没有见过这个男人,只听说,他是个有名的剑客,十八年前,就是用这柄长剑,挑遍昆仑点苍九大派,未有敌手。直至遇上那个前往中原寻他挑战的东瀛武士中川太郎,这柄剑,和对方的刀,都留下了一个缺口。

中川太郎是他的舅舅。从小便教他知道,剑是用来杀人的。

他挥剑,挽起一片血花,艳丽如同漫天飞散的樱花。

先前蛮横的人们如鼠一般惊慌四窜。

血溅在他的眉角,他抬手一抹,将指尖放入口中。味道并不好。他还是不懂那些死士为何嗜血。

举着火把的人们怪声叫嚣,躲到丛林后面。

乱箭射来,母亲倒在他的怀里。那双美丽的眼睛,再也不会发出温柔的幽蓝光芒。

他拔下箭,大力一扔,穿透了射出这支箭的人,连同那人身后的箭手,一起钉在了树上。

然后,他从山坡上滚了下去。

落到了这片竹林。

他躺着,一动不动,如同死了一般。

一躺就是三天,已乎快要饿死。

啪——

一个坚硬的带着泥土味道和果香的东西砸在他的脸上。

他睁眼。

一只肥硕的竹鼠,从他眼前飞快蹿过,奔向了林子深处。

少年从地上爬起,一双漆黑润湿的眸子,凝注着竹鼠消失的地方。

竹子并没有开花, 青翠如故,林间缠绕着辗转不开的浓雾,一如少年浓眉间消散不去的愁雾。

他攥紧手里的果子,一把塞进嘴里。

很硬,很涩,他却尝出了些津甜的滋味。

更甜的滋味落在眼里。

一个翠衫少女,挎着竹编的小篮子,乌黑的头发扎成小辫儿,乌黑的眸子弯成月牙儿。

少女的语声一如空谷中清唱的鹂鸟。

你叫什么名字?

他没说话。一只金黄的桔子砸在他的胸口,他接住,皮也没剥,塞进嘴里。汁水四溢,顺着他的唇角和脖颈一路淌到他袒露的胸膛。

少女走近些瞧他。飘起的衣裙带来一股清新的桔子香。

他盯着少女竹篮里的桔子,饿狼一样。

少女捏着鼻子,两根春葱似的手指拈起他破烂的衣襟,然后戳了戳他坚实的肩膀,笑盈盈把腰间的竹篮挎在了他的手臂上。

那我就叫你石头吧。

石头?三天来他头一次开了口。

对。

石头。

又臭又硬的石头。


评论(3)

热度(1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