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dyummy

码字而已

【江湖琐事】鹿晗篇:小鹿(1)

这是他生平第一次跨出这座府邸的门槛。

外面的风,不似府内沉寂,流动得畅快活泼,轻俏俏撩起他胸前的衣襟。

少年春衫薄,小鹿正少年。

虽是少年,却不知自己究竟几岁。十七,还是十八?

师父也不知。

那年秋天,师父在围场打猎,一箭射出,林间的寂静骤然被一声响亮的婴儿啼哭打破。循声找去,一头白尾母鹿被箭锋割断了咽喉,倒在树下,肚子边躺着个正哇哇大哭的男孩。

男孩从此有了名字。

小鹿。

那我是在羊圈长大的,是不是该叫小羊?少女笑着问。

好!你叫小羊,你今后就叫小羊!

小鹿和小羊,岂不正是天生的好朋友?

小鹿开心极了。

那时,他到王府三个月,头一次笑得那般开心。

今年,已是他到王府的第十七年。

过去的十七年,他都住在这里,每日做着同样的事,读书,写字,练剑,陪师父下棋。

师父是陈国最顶尖的剑手,也是除了天子之外权势最高的人。

师父是武将,也是雅士。春烹茶,秋采实,冬煮酒,夏拈花。

少年自记事起便跟随师父,学字,学武,也学得了他的这些习性。

少年也爱拈花,不过,不像师父那样总将花捻碎,他拈花,然后把花插进少女的鬓发。

少女喜着翠衫,衬得嫣红的花瓣和薄绯的脸颊格外好看。

少女爱编长辫,阳春三月在院中的桃花树下转圈儿,落英缤纷如雨,下在她乌黑的辫子上。

少女唤他少爷,府里其他的仆婢都叫他公子,她不,她先前那粗横的主子拥有一大片未被征收的田地,蛮人无知,附庸礼治,非要做大老爷,家里的下人便都得这么叫。

我喜欢叫你少爷,你和我从前干活那家里的总要分我一个冰糖山楂的小少爷一样心善。

少女用清脆的嗓音说着,白嫩纤细的手飞快剥去桔子金黄油亮的皮,把桔瓣放在青瓷碟子上,排得整整齐齐。

少女是他的贴身丫鬟。也是他惟一的知心朋友。——小羊是小鹿的朋友。

他总是到师父房里偷酒,踩荷而去,踏月而归,两人一起,喝到双颊通红。他跟她说书里的故事,他们并膝坐在廊下,看掠过天空的大雁,猜测着天涯在哪里,海角又是何方。

她总是溜出府外,划小舟渡过一面湖,到对面的山谷里采一篮野桔子,再到附近的镇上打一筒竹叶青。

师父不许他离府半步,她每次采桔子回来,都会给他讲外面遇到的人和事。比如街边捏泥人的朱大,耍把式的二张,湖中摇船的老葛,和他爱吃莲子的孙女。比如,上一次遇到的,一块又臭又硬还会咬人的怪石头。

好稀奇,外面的石头居然会咬人?

他笑着要去刮少女的鼻子,像往常一样,少女却反了常,拆了辫子,乌黑的长发泼墨般散开,挡住双颊未消散的红晕和微肿的残留泪光的眼睛。

把你咬痛了么?不要紧,等我以后出去,一定把咬你的那块破石头砸得粉碎。少年捏紧了拳头,挺起胸膛,威武地扬了扬。

好!那是个破石头,臭石头,烂石头!
少女破涕而笑。

少年跟着笑了。有什么比能保护自己的朋友更令人高兴的事呢?

可是,现在,他已没有朋友了。

三日前,少女又一次偷偷出府采桔子,回来得却特别晚。一回来,便撞上了主人,王府的主人,少年的师父。

师父从宫中回来,脸色异常难看。

少年只轻声分辩了一句,便惹起雷霆震怒。

戒鞭挥下,少年经得起,少女却受不住。

是夜,便在屋外未停的风荷夜雨中,咯出了一口血。

往后的三个日夜,少年守在榻边,未曾合眼。

少女烧得糊涂,开始胡乱呓语,惨白的嘴唇微开微阖,断断续续的微弱语声中,能听清的只有:石头……石头……

一道闪电劈下,轰隆的雷声中,少年眼睁睁看着少女苍白的腕子无力地垂下,她手里攥着的东西骨碌碌滚落在地。

半只干瘪了的桔子。

少年攥紧了拳头,一口牙齿咬得咯咯作响。

人言最忆江南乐,孰知江南愁更多。

愁丝如雨丝。

不止有愁,还有恨。

小鹿跨出了这道门,回身,仰望,将那高悬的匾额上刻着的“陈”字篆进心底。

落雨打在伞上,滴答,滴答,一如少女摔落的眼泪。

他停驻许久,终于转过身,决然走进雨幕。

春情遣断,此生再不忆江南。



前情详见:

【江湖琐事】石头(1)

【江湖琐事】石头(2)



#给我一张图,给你一个故事#

评论(1)

热度(1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