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dyummy

码字而已

【江湖琐事】吴磊篇:石头(2)

少年有了新的名字。

石头。

又臭又硬的石头。

不,他现在已经不臭了。他已在水里好好洗了个澡,洗去了一身的血腥气和烂泥巴。

他还捉到了一尾鱼。用削尖的竹子刺穿,插在火堆。

少女赤着脚跑上前来,拍手叫好。

少年坐在江边,翻腾的白浪自家乡的方向滚滚而来。

火上的鱼冒起白烟,淌出的水顺着竹子一路往下,掉落在地,溅起噼里啪啦的火星。

你还要不要?少女递过一只桔子。

他摇了摇头。如果他真能是块又臭又硬的石头,该多好。

你想不想知道我的名字?少女眨了眨眼。

我知道。

你知道?

桔子。少年看了一眼她手里捂了许久已快被捂热的那只桔子。

对,你是石头,我是桔子。

少女笑得乱颤,把桔子剥了皮,两半一分,素手一捏,金黄的汁水落在雪白的鱼肉上,香气四溢。

少年已饿极,扯下一大块鱼肉,连皮带骨,一同咬碎。他只用一只手,将鱼肉胡乱塞进嘴里。另一只手,按着他的剑。

为什么不用你的剑?林子里有的是兔子和鸡。少女不懂他为何会饿成这样,像头几天没进食的野狼。

剑是用来杀人的,不杀兔子和鸡。

少年攥紧了剑,即便是跳进江里洗澡,他也不曾放下手中的剑。

舅舅从小便教导他,作为一名武士,只有一种时刻可以丢下手中的刀——死。

人在,刀在。刀亡,人亡。武士如此,剑客亦然。他是世间最顶尖的剑客的儿子。

你在想什么?

雪子。

雪子是个比春天的樱花还要可爱的女孩子,带着一身樱花的香气,她用樱花酿成的酒,他能一口气喝下八碗。

这里虽没有樱花酒,却有顶好的竹叶青。

少女变戏法似的从篮子里拿出一个竹筒,拔了盖子,清凌凌的酒水中散出一股子幽深润泽的清香。

少年依旧凝注着江面,有几条鱼跃出水面,又钻回浪中。

你又在想什么?

家。

你的家很远吗?

很远。

比天涯还远吗?

我没去过天涯。

我也没去过,只从书上看过。哦,不对。我不识字,看不懂书,都是少爷说给我听的。

少女用手撕下一块鱼肉,丢进嘴里,咬一口桔子,汁水将嫣红的樱唇染得更显红润。然后挽起裤管,翘起白藕似的双脚,任浪花打在脚底,骚动那一丝轻微的痒。

这是给少爷打的酒,你可以喝一口。

少女将酒倒在掌心,清浅的一汪,然后把手一伸,凑到少年面前。

少年盯着她,低头,张口。

的确是顶好的酒。清雅,甜润。

他忍不住伸出舌头去舔。

少女猛地一抽手,酒水淋漓洒落。

少年长身而起。

少女匆忙将手背到身后,掌心中,那滚烫的舌尖触过的那一小片地方余温尤热。

我要走了。

你要去哪里?

找我的父亲。

他在哪里?

不知道。

少年走了,紧紧攥着他的长剑。

少女呆呆看着那染了一身落索的背影消失在竹林的雾气之中。

她捂住脸,掌心湿了个透彻。



前情详见:

【江湖琐事】吴磊篇:石头(1)


#给我一张图,给你一个故事#

评论(3)

热度(1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