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dyummy

码字而已

【江湖琐事】鹿晗篇:小鹿(2)


小鹿在江南长大,从未见过大雪。




师父捡回他的时候,只是个百夫长,后来做了都尉,再后来,成了骠骑大将军。如今,已是陈国庄王,食邑万户,拥有南都最豪华的府邸。




从记事起,他就住在那里。不能出去,他就读书,总弄不懂那银白的羽毛雨为何有那么大的威力,能压垮大桥,弄断堤坝,带来灾祸,让无数人流离失所,让师父的眉头紧锁。




现在,他总算见识到了雪的厉害。




这次出走王府,他什么也没拿。只穿了一件薄衫,带了一柄长剑。




他没有银两,没有裘袄,从小的教养使他无法去偷窃和抢夺。




他已冻得手脚发僵,快要失去体温。




他已饿了许久,饿得没有了力气。




他眼睁睁看着对面那头棕熊一步一步靠近,却连剑都已举不起来。




他想,他是快要死了。




他不甘心,他还要去西北,去草原,去找小陈哥哥。




记忆中,除了师父,小陈哥哥就只对他一个人笑,也只待他一个人好。




小陈哥哥惯爱打碎廊上燕子的新巢,扯断园中凤蝶的翅膀,将老龟的壳生生拔去,看金鱼在烤热的沙土上死命地挣扎。还喜欢拈花,一定要整个花园里开得最好的那一朵,折下,扔进嘴里,嚼碎,鲜艳的花汁顺着唇角淌下,比秋日赤红的枫叶还要漂亮。




每每被师父撞见,总要被训斥一通。下回,还是如此。




师父教他们诗书文礼,要他们做行止得体风度翩翩的世家公子,小陈哥哥从来不听。




一点都不懂事,还没有小鹿听话!——师父总是这么说。




他的确懂事,可他并不是个听话的孩子。他其实很喜欢跟着小陈哥哥做那些“坏事”。他愿意读书,是他真的喜欢书中的故事。




他也有读不通功课背不下诗文的时候,急得冒火,直盯着架子上那些精美昂贵的瓷器,恨不能一下子全砸个粉碎。




小陈哥哥走过来,笑着问他,这些劳什子是不是看着特别讨厌。




他点头。




小陈哥哥扬起一钩,便将一整面架子上的瓷器全都击成了碎片,哗啦啦如雨倾泄落下,看得人通体舒畅。




好看吗?




好看!




他们在一屋子狼藉中坐下。小陈哥哥把书放到膝上,点起灯,细细给他讲。很奇怪,小陈哥哥平时不学,却什么都会。




然后,他们躲进被窝,两个脑袋凑在一起,讲师父的坏话,笑作一团。




这样好的日子并没有太长。




有一天,家中迎来了大喜事,张灯结彩,红绸高悬,就连陈府的匾额都换成了庄王府。是师父的喜事。师父封了王。




那一天,府上来了数不清的达官贵人,送来了数不清的奇珍异宝。师父同他们喝酒,喝到很晚,喝得很醉。




那天过后,他再也没有见到小陈哥哥。




那天过后,师父多了一个拈花的习惯。总是站在庭院中,望着廊檐上再也不会被人打碎的燕巢,折下园子里再也不会被人摧残的花,揉进掌心,细细地捻碎。




……


 


棕熊还在逼近,他已能听见熊喉咙里传出的低沉的嘶吼。




他知道自己就要被撕成碎片了。




他真的不甘心。他还想去找书里的天涯和海角。




轰隆一声,熊庞大的身躯倒在雪地,后心插着一支箭,插得极深。




熊的身后走出来一个少年,背上一面金弓,手中一柄长剑。




少年走到他近前,俯身看他,一双眸子漆黑如曜。




起来。少年伸出一只手。




他想去够,却一点力气也提不起。手刚抬起,又落了回去。




少年拔下腰间的水囊,拔了塞子,对着他的脸往下一倾,溅了他一脸。




他张开嘴,才发觉,这不是水,是酒,烈酒。




酒入肠,通身便暖了起来。




他终于可以坐起来。




饿么?少年问他。




他点点头。




少年从靴管中拔出一柄匕首,走到棕熊的尸身旁,反手一刀,熊掌应声而落。从头到尾,少年仅用一只右手,而左手,始终握着他的剑。




吃吧。少年走回来,两只血淋淋的熊掌扔在他面前。都是前掌。




小鹿愣住。




少年兀自坐下,看了他一眼,用匕首将那只左掌往他这儿一拨。




这只给你。更嫩。




少年说着,竖起匕首,将另一只熊掌扎起,拿酒一浇,捧着便啃,满脸是血。




小鹿瞧着他野蛮的吃法,喉结不由动了动。




不敢吃?




有什么不敢!




小鹿胸膛一挺,当即捡起熊掌,拿到嘴边,浓重的血腥气冲进鼻子,还是下不了口。




扭扭捏捏,像个大姑娘。少年斜瞟他一眼。




操你大爷。小鹿对着熊掌一口咬下,牙差点没被咯断。




什么意思?少年歪头问。




小鹿挠挠头。他也不知道。路上看见两个车夫打架,其中一个骂了这一句,听着很有气势。而且从那粗人嘴里说出的,他学过来,肯定就不像大姑娘了。




你叫什么名字?少年又问。




我……




小鹿偏过头,视线落在身旁地上的那柄长剑。




这是师父传给他的剑,长生剑。




小羊死后,他疯了一样闯到师父面前,就是用这柄剑,削断了师父的一束头发。头发还未落地时,他已被打倒在地。他站起,又被打倒,不知多少次,直到他再也爬不起来……




长生。




我叫长生。




小鹿的眼睛里升起一层润湿的雾气。




少年的眸子盯着掉落在地上的剑。




你也用剑?




是。




你不配用剑。一个真正的剑手,就算是死,也绝不会丢下自己的剑。少年长身而起。




等等!你还没有告诉我,你叫什么名字。




小鹿叫住他。




少年侧过头。




石头。




石头!?你就是石头?




小鹿总算知道,原来,石头并不是一块会咬人的怪石头。




原来,石头是一个人。









前情详见:

【江湖琐事】石头1

【江湖琐事】石头2

【江湖琐事】小鹿1

【江湖琐事】小陈1

【江湖琐事】大陈1



#给我一张图,给你一个故事#

评论(11)

热度(2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