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dyummy

码字而已

【江湖琐事】吴磊篇:石头(3)

石头站在竹筏上,将他的长剑搁在肩头。

回身而望,苍翠的群山渐渐远去,山间的飞鸟已变成一个个小黑点。

他的心情不错。

这片土地,比他生长的地方大了不知多少,广阔的平原,连亘的山脉,葱茏的茂林,澎湃的江河,每一样都那么壮丽,叫人心胸大开。

这片土地上的人,也都好看极了。请他吃桔子的翠衫少女。明明被他杀了那么多部下却反而赠他好酒和金弓的草原陈王。还有那个差点被熊撕碎,说要操他大爷的清俊少年。

连生肉都吃不下,还要跟他打架。

不过少年真是生得好看,他还从未见过这样好看的人。他从前觉得,雪子大概是这世上最漂亮的人了,现在他看见长生,雪子好像被比下去了。

所以,即便他说了长生不配用剑,却还是走去山洞,找来干燥的树枝,燃起了火堆,把熊掌烤熟。

然后用匕首把嫩肉片下,再递给长生。

长生却不要,反而捡起雪地上那只他已啃过的熊右掌,用力撕咬上面的肉,艰难地吞下,半张脸全是血污。

他收回匕首,把烤得喷香流油的嫩肉扔进嘴里,大口咀嚼着,慢悠悠开了口:

熊平日里喜欢用左掌掏蜂窝,上头长年沾着蜂蜜和野果浆,熊时常舔自己的手掌,是以左掌的肉更加肥嫩。

石头看了一眼长生,见他还在努力地啃,便又接道:熊冬眠的时候,会将左掌放在嘴边,饿了就舔几口。为了保存养分,会用右掌,捂住自己的屁股——

长生一下子把嘴里的肉全吐了出来。

石头的眼角微微泛起一丝笑意。有些许僵硬,因为他已太久不曾笑过了。

长生瞪了他许久,把丢在地上的熊掌捡起来,继续啃。

你能吃,我怎就吃不得。长生恨恨道。

石头又笑了。

长生吃了很久,吃了很多,吃完了,拿手背抹去脸上的血,放到嘴边,舔了个干净。

然后站起来,把剑指向他的胸膛。

你叫石头?

不错。

你是不是欺负过小羊?

我不认识小羊。

她本来高高兴兴出去采桔子,却哭着回来了。

桔子?

不错。

我认识桔子。

桔子就是小羊。

哦。

她死了。

这一句出口,说话人的喉头便似被哽住。

他看着长生微微发红的眼角:她是你的心上人?

长生咬着牙:拔你的剑。

他没有拔剑。

剑是用来杀人的。此刻他不想杀人。

长生一剑刺来。

石头这才发现,原来长生并非中看不中用的绣花枕头,使出的剑招竟很是精妙。剑如灵蛇吐信,矫捷之中带几分刁钻狠戾。

可惜实战经验太少,而且饿了太久,气力还未恢复,远非他的对手。

他剑未出鞘,就已将人击倒。

长生爬起,再刺,再被他打倒。再起,再倒。

你打不赢我。

我不必打赢你。我只要杀了你。——小鹿答应过小羊,要把咬疼她的臭石头摔个粉碎。

你以为是我害死了你的心上人?

他心里纳闷,这个长生长得挺好看,怎么一点不讲道理。看着像个文雅的世家公子,内里却这般蛮横,动不动就要杀人。倒跟那个变态的草原陈王像是一家子,一样的怪脾气。

他架住长生又一次刺来的剑。

你现在这副样子,顶多只能用出五成功力,我不喜欢欺负人,等你以后不冷不饿的时候,再来找我。

他的剑柄击在长生的手腕,这一次,长生没有抛下自己的剑,即便手腕迅速红肿起来,仍是紧紧攥着手中的剑。

那的确是一把绝好的剑。

他忍不住问:这剑叫什么名字?

长生剑。

他第三次笑了:不错,长生的剑,自然叫长生剑。

你错了。这剑名唤长生,只因能送所有看见它的人去往西天极乐,永获长生。

他皱了皱眉。

这剑在你手里,就不该是这个意思了。至少我就没被送去西天。

长生紧紧攥着拳头:我想看看你的剑。

剑不是用来看的。

我想看究竟是什么样的剑击败了我。

等你能让我的剑不得不出鞘的时候,自然就能看到了。

你从哪里来?

东瀛。

你是东瀛人!?可你一点也不像,你的汉文说得这么好。

我有老师。

东瀛人吃东西都像你这么…这么野蛮吗?

中原人都像你这么不讲理么?一生气就要杀人,草原上那姓陈的也是这样。

西北的草原!?

不错。

姓陈的人!?

姓陈的王。

你认识他?

认识。

你可不可以带我去找他?他是我的哥哥。

不可以。因为我就是从那里回来的。

那你要去哪里?

江南。

……

石头觉得奇怪,一说到江南,长生便不说话了,紧紧闭着嘴。仿佛那里曾发生过什么伤心事。

他才该伤心啊。他的母亲还埋在江南那片竹林后的山谷中。才葬了母亲,他就收到信号,汉文老师竟也离开东瀛到了中原。他一路追着信号行至西北,却没见到老师。

草原上的陈王将他请进帐篷。帐篷外悬着的人骨风铃叮当作响。陈王给他一杯红葡萄酒,里头是一颗女人的眼珠。

我不喝这种甜酒。

这里可没有你们东瀛的清酒。

烈酒就好。

陈王便赏他烈酒。还赏了他一面金弓,一副黑羽箭。箭身漆黑如墨,箭头一点鲜红,如鹤顶之红,淬有剧毒。

陈王请他留下,做乌衣营的统帅。

他拒绝了。

他只想快点找到父亲。

陈王说自己曾见过他的父亲。

我虽不知道你父亲在哪里,却知道他最大的仇家就在江南。那人是陈国第一剑手,平生只败过一次,就败在你父亲的剑下。或许他会知道你父亲的行踪。

为什么?

因为最了解你的,不是朋友,就是仇人。有时仇人甚至比朋友更了解你。

他是谁?

陈国,庄王。

他在哪?

南都,杭州。

他听不懂陈王的那句话,可他只有这一线索。于是他又从西北折返回来,途中遇到了少年长生。

长生和他年纪相仿,武功不弱,剑术更妙,他击败了长生。他已看清了长生的剑招,至少看出三处破绽,即便长生在最好的状态下,他也有把握赢。

他到中原已几个月,还未遇过敌手。

他至少不会给父亲丢人。

他的父亲是这天下最好的剑手。

儿子,也不差。




前情详见:

【江湖琐事】吴磊篇《石头》1、2

【江湖琐事】鹿晗篇《小鹿》1、2

【江湖琐事】陈晓篇《小陈》1

【江湖琐事】陈伟霆篇《大陈》1


#一图一故事#








评论(2)

热度(1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