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dyummy

码字而已

【江湖琐事】郑业成篇:黑竹(1)

他朝陈王的帷帐走去。

从帐蓬中出来的那个瞎了一只眼的白发男人同他擦肩而过,目不旁视。

当他掀开帐幕正欲跨进之时,身后传来那个男人的语声:我好像见过你。

他顿住脚步,侧过头。

白发男人看着他,露出的那只眼睛还是和当年一样,妍娆更胜桃花,可惜,如今已成了霜雪摧残后的惨败颜色。

我的确见过你。你是大陈的——

你见过的人早已死了。

他冷冷丢下这句,转身走进帐篷。

小陈已在里面端着酒杯等他。

马家二公子怎么会在这里?他问。

你可以在这里,他为什么不可以。

他变了。变了很多。

你不也一样?小陈笑着抿了一口酒。

他攥紧了拳头。

仇恨,总是能把人变成彻头彻尾的魔鬼。

他不也一样么。

七年前,北境一战,二陈扬名之战。

兄弟二人血战沙场,小陈割下一百零八个敌人头颅,大陈割下一百零九个。第一百零九个头颅的主人,便是他的亲生哥哥。

他们生着一模一样的面容,却有着截然不同的命运。

他的哥哥自小就做了陈府的家仆,同大陈一起长大,既是书童,也是陪练。

后来陈家遭逢大变,树倒猢狲散,所有下人连同账房管家都各自离去,惟有他哥一直伴在大陈身边。马氏一族鸠占鹊巢,大陈落难少爷成了奴才,他哥便做了奴才的奴才。

再后来,大陈上了战场,哥哥自然也跟随而去。一去,便再也没有回来。

只有一个血淋淋的头颅,提在哥哥终其一生忠心所护的主人手里。

大陈封了将军。忠仆却成了叛兵……

他深深吸了口气,压下心头翻腾的思绪,道:那人身上有杀气。他是来杀你的?

小陈仍旧在笑:他为什么要杀我?灭他马家满门的,又不是我。

不错,是你哥。可若不是因为你,你哥何必做得那么绝。

那本该是个平静而平常的午后。若不是小陈突然发狠,一口咬住了三公子的小指,咬得鲜血直流也丝毫不肯松手,马老爷也不会一巴掌将小陈扇翻在地,大陈也不会如疯虎一般举起斧子砍倒自己的表舅……

黑竹。

小陈的脸顿时沉了下来。

记着,你是乌衣营的战士。对于命令,只需服从,也必须服从。你莫要忘了,七年前是谁割下了你哥的头颅,做了他荣华一世的垫脚石。

小陈看着眼前这个一袭黑衣如暗夜幽灵的少年,少年的面容,同那个让他输了一辈子的头颅的主人,一模一样。

不一样的是,那个头颅的主人,一双明眸似有繁星坠入清泉。而眼前这对眸子,却如血月笼罩的荒凉草原,狼牙之下的血肉残躯。



他的语声,也寒厉如霜。

不错,我哥是为你哥死的。我定会报仇。

黑竹说完这句话,径直走出帐篷。

抬头望去,一弯新月高悬于苍穹之上。

新月如钩。

紧攥的拳头缓缓松开,指尖的血一滴一滴落进土里。

我定会报仇。

我哥,是为你哥死的。

你哥,却穷尽一生在为你而活。


前情详见:
 
【江湖琐事】《石头》1、2、3
 
【江湖琐事】《小鹿》1、2
 
【江湖琐事】《小陈》1
 
【江湖琐事】《大陈》1
 
 
 
#一图一故事#

评论(3)

热度(2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