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dyummy

码字而已

【江湖琐事】 霍建华篇:小祸(1)
 
他站在江边,持着酒壶和酒杯。
 
一杯酒,一个朋友。
 
那个人曾这样对他说。
 
他信了。
 
如今,却是他一个人,对着苍白一片的江水,独酌,自饮。
 
江面无风,无痕,波平,浪静,他的心中却并不平静。
 
一杯酒,一个朋友。
 
他的朋友如今又在哪里呢?
 
在对岸。
 
对岸的草堂,草堂中的剑庐,剑庐中的人,曾是他最信任的朋友。
 
那时,他是家中所有儿子中最得父亲宠爱的一个,身边的所有人都对他寄予厚望。他的兄弟们虽心里妒忌他,明面上却还是要待他很好。
 
他被宠惯了,也娇纵惯了。他说乌鸦是白的,没人敢说是黑的。他从家中跑出去,也没有一个人敢拦。
 
他便是在那个农家小院为马匪强抢的民女打抱不平时,遇见了那个从天而降的白衣剑客。
 
剑客手中长剑挽起一片剑花,扬起漫天金黄的麦穗。
 
麦穗落地,覆在马匪们喷溅一地的血花之上。
 
一切归于平静,仿佛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。
 
你叫什么名字?
 
剑客终于开口说了第一句话。
 
我……
 
他想了想。
 
小祸。
 
小霍?
 
不,是小祸,因为我爹总骂我,说我只会闯祸。
 
剑客笑了。
 
真巧。
 
他说。
 
你叫小祸,我叫大福。
 
大福?
 
他也觉得这真是太巧了。福,正是他的封号。
 
他们二人一见如故,一同游遍江南,到松江秀野桥下品四鳃鲈鱼,去姑苏虎丘剑池祭吴王宝剑,登川中峨眉观红日初升,在浔阳匡庐的暴瀑长流中赤身练剑。
 
后来他才知道,剑客其实并不叫大福,剑客姓胡。
 
管他呢。
 
是福不是祸,是祸躲不过。
 
他们约定,要一同钻研剑术,一同找名家切磋。
 
他们还要游遍九州四海,追寻他们心中真正的大道。
 
为了他们的约定,他不要荣华富贵,不要江山天下,只愿与君并肩仗剑天涯。
 
可是,那个人却为了一个东瀛来的碧瞳女人,立誓此生不再用剑,即便被他锋利的剑尖抵住了咽喉,也不为所动。
 
那个人对他说,你要懂得放下。
 
放下。
 
说得容易。
 
他纵然放下手中的剑,替上了这终日不离的酒杯,也终究放不下心中的执念。
 
他不甘心。
 
那人在此地结草为庐,他便在江对岸建起了小筑。
 
世人都以为,陈国三皇子是被人劫持,失踪了整整十八年。
 
没人知道,是他自己要留在这里,一留便是一十八年。
 
他每日都会提着酒壶来到这江岸边,对着那一江而隔的草堂剑庐,自斟自饮。
 
他曾看见那个在他二哥主办的武试中一战成名的陈姓少年,提着那把名动江湖的长生剑,意气风发地走进剑庐,两个时辰后再从剑庐出来,从头到脚都似换了一个人。
 
之后每年的端午,少年都会带着上好的黄酒来到这里。
 
起初剑不离手,后来便不再佩戴长生剑,改拿一柄木剑,再后来,连木剑也不拿了。
 
年复一年,少年长成了青年,成了第一剑手,成了骠骑将军,成了万户侯爵。
 
而陈国,再无三皇子,再无福王。
 
他望着对岸,苍黄的草庐在一片茫白中隐约露出一点尖顶。
 
人虽不在江湖,江湖却从未忘却你的传说。
 
 
 
前情详见:
【江湖琐事】《石头》1、2、3
【江湖琐事】《小鹿》1、2
【江湖琐事】《小陈》1
【江湖琐事】《大陈》1、2
【江湖琐事】《马二》1
【江湖琐事】《黑竹》1
 
 
 
#一图一故事#
 

评论(5)

热度(1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