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dyummy

码字而已

【江湖琐事】 小陈2

小陈哥哥。
 
久违的清朗声线从小陈身后传来。
 
你怎么来了?
 
小陈侧过头。
 
少年一手握着剑,一手提着两只磨穿了底的破靴子,赤着一双脚,裤管一高一低挽到小腿,脚上身上沾着泥土与草籽,惟有一双晶亮的眸子发着光,凝在他身上,如同一头迷失在丛林许久终于寻得道路冲出迷雾包围的小鹿。
 
小鹿笑着露出一口白牙:我总算找着你啦。
 
小陈松开怀里的女人。
 
这是你的妾妃吗?小鹿问。
 
那女人却扑通一声跪倒在地,雪白的皮肤战栗着,口中直喊饶命。
 
你要杀她?为什么?小鹿更要问了。
 
你看,她漂亮么?小陈用钩尖挑起女人的下巴。
 
漂亮啊。很漂亮。
 
你觉得,她哪里最漂亮?小陈钩尖下移,抵住女人的后心,把人往小鹿那边推去。
 
女人抖抖索索用膝盖在地上挪着,一张吓得惨白的脸上粉泪纵横。
 
小鹿低头看了她一眼,也是被她这副样子有些骇到,忙道:眼睛……眼睛。
 
眼睛?
 
恩。
 
我把这双眼睛剜出来,泡在酒里,永远都不会腐坏,你说,好不好?
 
小陈笑着说,嘴角的弧度一如他手中的离别钩,妖异而能要人命。
 
钩尖在女人的眉心拉开一道鲜艳的血线。女人已连哭都哭不出来了。
 
不好。一点都不好。小鹿上前一步。
 
这双眼睛剜出来,就再不会好看了。
 
哦,是么?
 
小陈手中的铁钩缓缓移离女人的面门。
 
这个女人死了,也再不会漂亮了。小鹿又上前一步。
 
是么?
 
一双好看的眼睛只有在活生生的漂亮女人脸上,才会真的好看。
 
小鹿已走到小陈近前,浑身瘫软的女人倒在他的脚边,费力抬起一只湿冷的手,握住他的脚踝。
 
小鹿继续说:一朵好看的花,只有活生生长在枝头,才会真的好看。
 
这些道理,都是你师父教的吧?
 
小陈一点一点敛起眼尾的笑意。
 
说得冠冕堂皇。还不是跟我一样,折花,拈花,捻花,把花碾碎。
 
都是他妈的胡扯淡!
 
离别钩扬起,打翻帐中一排杯盏,酒水淋漓洒落,杯中的眼珠骨碌碌滚了一地。
 
的确,死人的眼珠,一点也不好看。
 
他教你诗书文辞,教你宽仁恕礼,最后还不是一鞭子打死了你心爱的丫头?


小鹿的瞳孔不由收缩:你,派人监视王府?
 
小陈笑:不错。
 
我就是要看看,把自己的亲弟弟送去议和,他往后的日子是有多好过。
 
小陈笑得无比凄艳。
 
他就是个彻头彻尾的伪君子!人命在他眼里,从来算不得什么。哼,现在说要修什么身养什么性了,他可还记得自己手上攥着多少条人命?他的荣华富贵通达之路,是千万个死人头垒成的,他就该下地狱!没有第二条路!
 
小陈厉声叱道,一如阴曹地府嚣叫的艳鬼。他已在地狱。炼狱。
 
他就是太自以为是,才会觉得读些劳什子破书就可以抵清自己的罪孽。
他待你好么?他不过是把你当作无知小儿,好宣扬他所谓的虚伪道义,否则为何将你禁在王府,不准你到外面好好闯一闯,看看什么是真正的天之大道?
他待我如何?亲弟弟,也只是他沽名钓誉的垫脚石,作他所谓的停戈止杀偃武修文这些可笑理想的殉道者!
哼,他以为他是什么东西,想普度众生?笑话!
 
小鹿看着他,死死握住手中的长生剑。
 
你恨他么?
 
我……
 
你若不恨,为何要与他决裂,削发断义,出走王府?又为何要从江南胜地,历尽艰险,踏遍山河,来此寻我?
 
我,恨。
 
你该恨!
 
小陈痛饮一杯,将酒樽狠狠一摔。
 
你本有机会一展你的雄心抱负,做顶天立地的大好男儿,是他,夺了你十八年的自由。
 
小鹿只觉胸中热血沸扬,当即攥紧拳头,咬牙道:是。
 
好!那么现在,我将这个机会,还给你。
 
什么意思?



前情详见:
【江湖琐事】《石头》1、2、3
【江湖琐事】《小鹿》1、2
【江湖琐事】《小陈》1
【江湖琐事】《大陈》1、2
【江湖琐事】《马二》1
【江湖琐事】《黑竹》1
【江湖琐事】《小祸》1

#一图一故事#

评论(4)

热度(2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