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dyummy

码字而已

【江湖琐事】 马二2
 
马二看着小鹿离开的地方。
 
仿佛看到了那个从马家废墟爬起一步一步走离伤心地的自己。
 
一步,一个血脚印。
 
四海之大,无处容身。天地苍穹,无人可依。
 
这种萧索和绝望,他已体会过一次,刻骨铭心。
 
他走了?
 
马二闻声侧头,才发现小陈不知何时已站到了帷帐口。
 
还真是个牛脾气。不错。
 
小陈倚在门边,面上的笑容尽是玩味。
 
你知道他在,故意说那些话?
 
小陈笑而不语。
 
马二袍袖一甩,负手而去。
 
你看。
 
小陈叫住他。
 
那本是多好一个孩子啊。浑身上下都是朝气,像极了廊上新生的燕子。
 
马二侧眸:可惜,燕子如今已生出了利爪,恐怕很快便会长成鸷鹰。
 
小陈不接他的话,兀自道:他大抵就希望我是这样的,可惜……
 
他?你哥?
 
小陈不再说下去。
 
马二回过身。
 
你故意刺激鹿长生,你想把他锻打成一把杀人的利剑。小心最后死在剑下的,是你自己。
 
小陈道:待小鹿夺得江山,成为天下之主,最先要死的,是他。只要他死了,我死不死,有什么所谓。
 
马二皱眉:江山?天下?你莫不是疯了?
 
小陈笑。
 
你方才叫他鹿长生。错了。他姓陈,该叫,陈长生。
 
陈长生?
 
小陈仰起头,瞧着天边卧悬的残月。
 
不错。陈氏皇族有个祖辈相传的规矩,每一个拥有纯正皇室血脉的孩子在出生时,身上都被刺上一个特殊的标识。
 
什么标识?
 
红月。一钩红月。
 
马二突然想起,小鹿闯入草原时,他之所以喝退包围小鹿的那班守夜士兵,是因为他看到小鹿左腿的裤管被劈开,裂缝中露出一片血红之色。他以为小鹿受了伤……
 
你怎会知道——
 
自然是见过。小鹿的刺青我见过。小陈声如冷刀。陈帝的,也见过。
 
他是陈帝的儿子?
 
自然不是。
 
那他是?
 
你可知当年的夺嫡之争为何一夕之间局势尽变?如今的陈帝为何能从一个不算受宠的皇子一举夺得皇位?
 
马二知道。
 
虽身在东瀛,他还是一直密切关注着此间局势。
 
四子夺嫡,何其惨烈。当时声望最高的三皇子福王,突然被人劫持,失踪了整整十八年。
 
先帝雷霆震怒,七皇子受牵连被贬为庶民。
 
不久,大皇子战死沙场。
 
四子仅余二皇子,继位大统,即为现在的陈帝。
 
可你绝不知道。小陈笑眸如新月。
 
那三皇子不但没有被劫持,还偷偷在外成了亲。
 
而且,有了一个儿子。
 
 
 
 
前情详见:
【江湖琐事】《石头》1、2、3
【江湖琐事】《小鹿》1、2、3
【江湖琐事】《小陈》1、2
【江湖琐事】《大陈》1、2
【江湖琐事】《马二》1
【江湖琐事】《黑竹》1
【江湖琐事】《小祸》1

#一图一故事#

评论(2)

热度(1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