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dyummy

码字而已

【江湖琐事】<十五> 大陈小祸


这酒很好。

小祸将酒杯推至对面人的近前。

大陈拈起杯子,晃了晃,酒液清澄剔透,香气入鼻,清而幽。

的确很好。可惜,我已戒了酒。

你每年去对岸草庐,都会带上好的黄酒。莫非,是我不配同你喝酒?

我虽带酒,却只赠人。

大陈将酒杯放回桌上。

年少时倒的确贪杯,如今我已多年不曾沾酒。否则帝君御赐的那些好酒,又怎会都给我那徒弟偷了去。

多年?多少年?

我喝的最后一杯酒,是我弟弟倒的。七年前。皇城西华门。

小祸抬起眼,看着大陈。

你是该戒酒。喝酒误事。而且,你已不能喝酒。

大陈的指尖堪堪触到杯缘,听到这句,一颤,沾了些许酒水。

小祸盯着他的手:你不该今天来找我。若是来的路上遇到刺客——

大陈将指尖的酒水弹去:谁有那么大的胆子,敢刺杀陈国第一高手。

那是他们不知道,第一高手,绝世剑客,居然每过三个月就会有那么一天,内力全失。

大陈的手还在微微地颤。

小祸酒杯刚到唇边,手突然顿住:恐怕,现在已不是三个月发作一次,是一个月吧。

大陈道:有时,不足一月。

越来越频繁了。我早说过,你不该练那种邪门外道的功夫。最初的确能压制毒性,不至于让你立刻内功废尽,可练的时间越久,反噬便越厉害。

当年的局势,国尚未安,边尚未定,我怎能做个废人。

你弟弟够狠,给你下这样的毒。你也够蠢,明明知道酒是催动这种毒的引子,还要喝。

弟弟亲手倒的酒,我怎能不喝。

大陈笑得凄艳。

小祸想起幼时在宫中见到的那株昙花,七岁的他在庭下与父皇母后一起等待花开。等了许久许久。那一瞬的华光叫他永生难忘。花开尽艳,艳极便衰。为此,他还好生痛哭了一场。最后,由母妃哄着,将花埋了。

他之所以哭,是为花难过,也是自己难过。曾以为得到再失去,比从未得到过更叫人心绞。

说吧,为什么来找我?

你已在这里住了十八年,就未曾想过到外面去看看?

外面?我本就是从外面来的,何需出去。

时移世易,外面的天下早已和十八年前不同了。

自然不同,那时四海未平,如今天下已定。你既有安邦定国之才,陈国有你在,总也乱不到哪去。除非,这乱,是自你而起。

小祸目光灼灼。

你母妃前日去济恩寺上香,为你求得了这副平安符。

大陈自袖中取出一个绣囊,推至小祸手边。

她很是想念你。吃斋念佛,日日抄经,祈求菩萨保佑于你。我只说打听到了一些关于你的消息,她便高兴坏了,嘱托我若是有朝一日能见着你,一定要把这平安符给你。

锦囊上用金线绣着一个福字。小祸垂眸看着近在眼前的这物件,手竟不敢触碰。

你母亲待你这般,你可莫要辜负。

那我皇兄待你如何,一手提拔了你,你不是也要反他?

大陈不语。

小祸接道:若非起了废帝之心,你又何必找我?你每年来此,都只去对岸,现在偏偏到了我这里。打从你跨进这道门,我就已知道,你是来做什么的。

很好,我不必多费口舌。

所以,你到底是为了什么?

坤帝暴戾,嗜杀,好战。朝野军中,上上下下,已是怨声连天。他在位一日,天下就不得真正的和平。

暴戾?呵。小祸冷笑。

陈门双艳,艳绝狠绝。你莫不是忘了自己手上沾了多少条人命?一个以狠辣手腕扬名立万的人,也有资格谈什么仁厚要什么和平?

不错,我这辈子的确杀人无数。我平生第一次杀人,在自己家中,杀的是欺我辱我之人。之后杀人,在战场,杀的是犯吾边境之人。可你二哥,诛的是戍边良将,杀的是进谏贤臣——

别把自己说得这般无辜。那我大哥呢?若非他不明不白死在沙场,二哥焉有机会坐这皇位?那时你们兄弟可是他的左膀右臂,可别告诉我,这种事还须他亲自动手。

小祸将手中酒杯啪地往桌上一按。

杀我大哥的,不是你,就是你弟弟。

大陈喉头一动。

是我。

你走吧。我不想坐什么皇位,更不会同你一道去争这皇位。




前情详见:


【江湖琐事】《石头》1、2、3


【江湖琐事】《小鹿》1、2、3


【江湖琐事】《小陈》1、2


【江湖琐事】《大陈》1、2


【江湖琐事】《马二》1、2


【江湖琐事】《黑竹》1


【江湖琐事】《小祸》1

评论(6)

热度(1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