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dyummy

码字而已

#黑帮AU# Z—郑业成 忠胆热血暴力打手

Z进入帮会的时间最短,也是最年轻的头部成员。
因在鱼尾中表现异常出色,破格升入鱼面。
身怀两大绝技:空翻。旋风腿。
帮派火拼时,作为前锋,总是冲在第一线。
Z擅打,却不擅杀。
他用腿,一脚能踢断敌人一排肋骨。
他用拳头,他的拳头足够硬。
他用棍,长棍,软棍,双截棍,都耍得极好。
但他不太用枪,不是不会,是总觉得子弹横飞血肉开花的场面有些太过残忍,他还是太年轻,太嫩。
好在他的腿脚、拳头、棍子,比绝大多数人的枪都管用得多。
况且老大还送给他一整套特殊的防弹装备。
连膝盖和肚脐都能保护得很好。
他打起来就更凶,更猛,更煞人。

他现在的目标是做天字一号打手,至少和W这个天字一号杀手齐平。
虽然他很不爽W老是在他听京戏的时候放backstreet boys的歌,但他还是挺佩服W杀人时的果敢和速度,还有那种战无不胜的底气和信念。
曾经他们接到一个极为凶险的任务。出动前夜,擅风水的五老长算了一卦,卦象显示大凶。
一时间弟兄们都有些心惶,意志游移是战前大忌,接连有人打起了退堂鼓。
我就是喜欢大凶。——W一锤定音。
那次,W用了一种不常见的打法。他使一柄匕首,割喉。只割喉。一刀,一个人,一道血箭。不愧是曾经从旺角一路砍到油麻地的男人。
飙飞的鲜血激起了弟兄们的士气,每个人都受到了极大的鼓舞。那一场,他们胜得很是漂亮。
大凶成了大吉。
Z觉得自己要向W学习,W喜欢大的,他也要喜欢大的。
于是,他要求大家不要再叫他小橙子,要叫大成。恩,大的。

据Z自述,他是个孤儿,襁褓被遗弃在上海一家剧院的后门口。
剧院看守发现了他。看守老婆身体不大好,生不了孩子,夫妻俩一合计,就把他给收养下来。
他从小泡在京剧剧团长大,成天跟着一班武生,练得了一身过硬的毯子功。
他有着极为丰富的打架经验。称霸剧院方圆十里的弄堂。因为小时候总被其他小孩嘲笑是没爹没妈的野孩子,他吵不过那么多张嘴,就只能用拳头说话。
架打多了,拳头硬了,腰板直了,名气也大了。那片有个小帮派想收纳他,他不愿意去,他们就隔三差五支使几个小混混到他家闹事。
两个老人哪里受得住,他想了又想,还是应下了,但是有个条件,他要钱,要足够爹妈能养老的钱。
小帮派的老大还挺大方,估计也是真缺好的打手,下本了。
他拿了钱,给了爹妈,断了关系,进了帮会,就被派去教训他们帮的对头帮派。
他三拳两脚,让对方最牛逼的打手断了五根肋骨。
一年之后,他把老大按在台球桌上,让老大把位子让给他坐,否则就要把整桌台球塞人嘴里让人吞下去。
后来,他带着帮派吞并周边的小帮,不断扩大势力,直到并入“鱼”,成为鱼尾堂的重要一门。

Z虽然很能打还做过小黑老大,但表面看起来就像个阳光活泼的大学生,平时喜欢穿oversize的卫衣,喜欢听林俊杰的歌,喜欢cosplay比如扮个蘑菇啥的,还喜欢倒腾自己头发,不过手艺不是很好。
有一次他早上花了半个小时精心抓出来的刘海,M却问是不是被狗啃的。看着他抓头发的W,别过脸戴上了墨镜,却露出了一口白牙。他好气哦,可还是要保持围笑。

Z嗜甜,是L少主的“糖友”。
不过他不吃棒棒糖,他喜欢水果硬糖。所以他才能做少主的糖友啊,跟少主抢糖吃的生物,不是死了就是还没出生。
他们喜欢挑月黑风高的夜晚,坐在高楼大厦的天台,俯瞰整座城市的霓虹,背靠着背,肩并着肩,一起嗑……糖。
恩。
他和少主年龄差得最小,可能聊了。谈人生谈理想,从王后雄谈到拿破仑。他的梦想是做一个京剧大武生,登上大剧院的舞台表演。少主的梦想是统一内地的黑帮之后就地解散,然后创立一个糖果业集团。
他教少主练好腿脚功夫,少主告诉他其余人的小秘密。
比如,看上去高冷完美的杀人武器W其实也有弱点,酒。
W惟一一次失态,就是很多年前在少主他们家吃年夜饭,喝了一小杯啤酒,然后钻到桌子底下,狂笑了整整一个小时。
很好,Z想,以后一定要找机会让W再出一次糗。
他倒不是讨厌W,纯粹想杀杀他的傲气。他想让C给他画张画,磨了好几个月都不成,可他明明看见C画了好多张W。他问C,C还不承认。哼。

Z也有个忌讳,他最讨厌别人说他皮肤黑。
可他真的很黑啊。每次合照,他都比别人黑两个度。尤其站在M和R旁边,简直了。
有一次,他们抓到的一个人曾经干过几年摄影,他就要人给他拍一套写真,不许把他拍黑了。
摄影师抖着腿架好灯光,抖着手调好相机,给他拍了几十张,边擦汗边给他精修。
完事把成片拿给他看,他看了半天,抡起一拳,给摄影师开了瓢。
打得人哭爹喊娘。围观吃瓜的M、L、D也都很费解,问他为什么。
他回:
这人把我修得太白了!

评论(6)

热度(16)